首页 资讯 品牌 招商加盟 导购 圈子 网站导航 移动版m.chinasspp.com中国时尚品牌网移动版
中国时尚品牌网>资讯>深度 | 时尚行业清算之年,我们吸取教训了吗?

深度 | 时尚行业清算之年,我们吸取教训了吗?

| | | | 2018-10-16 08:07

继时尚圈内掀起 #MeToo 运动、Mario Testin和Bruce Weber的丑闻曝光9个月后,选角总监、无意间成了模特权益倡导者的James Scully、MODEL ALLIANCE发起人Sara Ziff以及超模出身的社会活动家Karen Elson共同审视了时尚行业的现状。

美国纽约——知名试镜总监、无意间成了活动人士的James Scully,正在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的本职工作。今年秋天,他将不会为2019春夏大秀或时尚大片遴选模特,而会成为纽约州中期选举活动的志愿者。

但Scully 并没有离开时尚圈。这个行业彻底改变了他,而他也彻底改变了这个行业。

过去两年里,Scully与Model Alliance的发起人Sara Ziff密切合作,花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为模特权益四处奔走。Model Alliance是一家美国组织,旨在保护那些受到伤害、甚至被击垮的年轻人,而 Scully的工作就是揭露他们受到 的不公正对待。去年秋天,Ziff和Scully开始与康泰纳仕出版集团(Condé Nast)合作,制定了一套新的行为准则,从而保护模特在工作中不受虐待,免受不正当性行为的侵害。2016年12月,Scully在BoF年度思想者盛会VOICES上发表演讲,揭露了业内丑闻。

2017年初,两家竞争对手开云(Kering)和路威酩轩集团(LVMH)联手发表了一份章程,保护模特权益。

尽管 Scully 的努力为时尚行业带来了改观,但某些方面也出现了倒退。许多受到指控的知名人士仍未离职,还有些坚决否认自己曾有不当行为。摄影师 Mario Testino 在《纽约时报》上表示,多名指控他的人“不能被视为可靠的消息来源”;而 Patrick Demarchelier 在《波士顿环球报》上说,“很多人都在说谎,编故事。”

如果说时尚业发生了变化,究竟是什么变了呢?

在曼哈顿一个湿热的夏日,BoF请来了 Sara Ziff、超模出身的活动人士 Karen Elson 以及 James Scully,一起讨论时尚业的现状和前景。

Karen Elson:英国超模、音乐人、Save the Children 基金会大使。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公开自己曾受虐待和骚扰的模特之一。

James Scully:试镜总监、活动人士。过去两年里,他一直在为维护时尚模特的权益而奔走。

Sara Ziff:美国时装模特、活动人士、Model Alliance 的发起人。

Lauren Sherman:BoF驻纽约首席记者。

第一步:否认“许多人不会承认他们的所作所为。”

Lauren Sherman:时尚业或许是受“我也是”运动冲击最大的行业了,但现在还有很多人在为自己的不当行为找借口。你们在努力改变这一切,是什么让你们走到今天的?

James Scully:早在几年前 Sara 就揭露了行业内虐待模特、拒付薪资的问 题。不过那时我对这些并不是很了解。后来我在自己工作中也发现了这些现象,于是就决定要做点什么。巴黎时尚界有太多触目惊心的事情,让我非常震惊。

Karen Elson:其实我真心有点为你担心,因为我发现,“哇,James 说出了真相。”我一直在想,你会不会因为说了实话而遭到报复?我有时就会因为这 个被贴上“难对付”的标签。比如有时候不动脑子就说:“我是新来的,不需要在拍摄现场的人就让他们离开可以吗。”有时候我也会说:“嗨,这个女孩子16岁,开始发育了,大家能不能理智一点?”这时候人们就会觉得我“难以对付”,他们会说:“哦,她又来了。”有些人就是不愿意面对现实。不是说他们道德败坏,而是因为这个行业实在太……

JS:把这些行为正常化了!

Karen Elson | 图片来源:Katharina Poblotzki摄影

KE:的确是这样。有一次我在拍摄现场,有人对我说:“哦,你是 Model Alliance 的,看来和你打交道要很小心为是。”对方只是随口一说,显然是在开玩笑,但他们说的也是一句大实话。有时候人们发现你背后有一家权益组织,他们就会觉得你是来搞破坏的,而不是在努力让(整个行业)符合道德规范。我希望我在拍摄时不会被物化。

LS:Sara,现在人们更容易接受你、和你一起共事了吗?还是依旧会觉得害怕?

Sara Ziff:是这样的,我们大家坐在一起讨论这件事,这本身就说明我们在取得进展。但回过头,关键是要认识到我们讨论的是系统性的问题,不是随便说说而已。时尚行业基本上还没有建立行业规范,也没有什么标准。去年康泰纳仕发布了行为守则,路威酩轩集团和开云也颁布了一份章程,但无法强制执行的行业守则并不是真正的守则,而只是一种期望。

JS:这么多年来许多机构一直拒绝协助 Model Alliance 的工作,但令人高兴的是现在……业内人士都意识到这是个严重的问题。现在我们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许多人不会承认他们的所作所为,但至少他们有意愿着手解决这个问题。

KE:最棒的 5 家机构或许会提供支持,但他们参与的程度并不相同。过去 20 年里和我共事的一直是原来的那一百来人。Sara 不仅是为我在时尚界的一席之地而斗争,她还做了许多别的工作。

JS:让我最难受的是,许多年轻人就被生生地抛弃了。我一直想让公众明白,我们在帮助成千上万受到严重伤害的人重返社会。

LS:我们会开玩笑,但这听起来真的有点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
JS:没错。试镜总监、造型师、杂志社的助理,很多人都有(斯德哥尔摩综合征)。这世上受虐待最多的人就是助理和造型师了。

KE:我目睹过不少助理被辱骂、殴打,就因为他们(给模特)化的妆不够好!

JS:这种现象太普遍、太典型了。

SZ:时尚业的变化在于人们开始承认问题确实存在。但业内人士的行为并没有改变,因为目前还没有一套系统的规范来解决这些问题。而这正是我们想通过 Respect 计划来实现的目标。我们希望向全行业发出倡议,不仅要建立行业标准,还要真正做到落实。这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

第二步:承认“对这些根深蒂固的问题,我们不能只做表面文章。”

JS:大家都知道问题所在,大家都愿意做点什么,但没人愿意握手言和。他们会说:“别人站出来的话我也会跟上,但现在我还没做好准备。”拜托!

KE:就好像人人都在等别人先发声,然后才会一起附和。

JS:LVMH 和 Kering 做了表态,但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公司了。

James Scully | 图片来源:Katharina Poblotzki摄影

LS:时尚业怎么会催生出这种文化的?时尚应该是前卫的、进步的。

JS:但现在这是个充满恐惧的行业。

SZ:这也是个注重表象的行业。但对这些根深蒂固的问题,我们不能只做表面文章。Respect 计划的核心在于,我们要制定法律规范来维护行业行为准则。不是出于公关目的,也不仅是制定没有约束力的守则,而是要让所有人都遵照执行,包括经纪公司、时尚品牌和出版公司。要有一套投诉机制,一旦有人违反了行为准则,受害人可以提出投诉,而不必担心会遭到报复。Karen 之前提到过这点,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JS:有很多人都害怕时尚业发生的变化。我第一次在 Instagram 上发贴(揭露选角总监 Maida Gregori Boina 和 Rami Fernandes 虐待模特)时,我收到了成百上千条留言。几乎所有和我合作过的人都给我发了消息。很多人在开头写道:“我不介意说给你听,但你不能把我告诉你的事讲给任何人。”因为他们害怕。同一个故事,我听了整整 30 遍。受到指控的人里,有和我一起长大的,有我心目中的英雄,还有的人和我一起共事。简直让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
KE:很多人在拍摄现场真的就熟视无睹了。

JS:让我更加震惊的是,不少人还在为他们积极辩护。

SZ:太荒谬了,人们不得不到社交媒体上发声。Harvey Weinstein 爆出丑闻已经有一年多了,可人们还是觉得唯一的发声渠道是社交媒体。

JS:太可怕了。一度还有人指责说我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我回答说,听着,我可没碰过任何人,没打过人,也没把谁关在房间里。我没做过这些事。 而你做了,现在有一群人联合起来说他们受够了。这不是一场政治迫害,我们只是打开了一扇门。你之所以感到震惊,是因为有那么多人站了出来。我们创造了一个“黑洞”,但我一点也不后悔。

KE:受害人很难找到帮助。如果你曾经被虐待、被跟踪,或者在拍摄现场被人粗暴对待过,那你其实能做的少之又少。这才是让人难受的地方。你被虐待了,但要维护自己的权益的话,你的事业就可能毁于一旦。

JS:于是你的事业就被毁了第二次。

SZ:人们应该有投诉的渠道,而不必担心被列入黑名单。他们也不应该因为莫须有的指控而毁了自己的事业。它是双向的。这也是为什么独立、专业、公正的调查非常重要。

LS:时尚业需要做出怎样的改变,才能让受害者敢于发声?

JS:既然我们已经提出了问题,正如 Sara 说的,解决的办法就是让大家团结一致。Respect 计划很受欢迎,人们很快就会投入其中,但我们需要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。一旦取得成功,我们就要开始追究责任。

SZ:目前我们正在逐步建立一套流程,为模特和其他业内人士联系律师。我们本身不提供法律援助,但是会帮当事人联系律师。我们已经协助提起了集体诉讼,人们正在采取法律行动,但我们需要的是一套基本的流程。我们需要 一个体系来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。但我们并不是在威胁采取法律行动。

KE:我们已经习惯了保持沉默,这点我承认。我们已经习惯了说,“哦对的,这种破事儿经常会发生。”

Sara Ziff | 图片来源:Katharina Poblotzki摄影

SZ:但如果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地方,任何人都可以说,“我在某次拍摄时有过一段经历,我想和你们谈谈。”然后通过 Respect 计划,我们可以联系对方公司,让他们了解情况,给他们一份补救计划。如果查明加害人确实行为恶劣,当事人或许会要求与他们终止合作。我们的计划不是惩罚性的,而是旨在为一个混乱的行业制定规范。

KE:我们应该立即加大力度,整治行业乱象。现在的情况真是一团糟。

SZ:我们大力呼吁制定相关的法律。(2013年)我们在纽约州倡导制定《儿童模特保护法》,将童工权益保护法的适用范围扩大到18岁以下的模特。这是关键的第一步,信不信由你,当时我们的做法还引起了争议。很明显,人们 以为我想要毁了整个行业。

JS:那次行动再好不过了,因为它阻止了一大批还没做好准备的孩子进入时尚圈,大概有 60%左右吧。我一直在想:“欧洲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呢?如果巴黎也能修订这样的法律,那……”

SZ:我们收到的投诉来自全世界各地。

LS:你们觉得媒体尽到责任了吗?媒体有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去调查行业里的不正当行为?《纽约时报》和《波士顿环球报》都刊登了调查报道。

JS:很多了解内幕的人依旧在包庇受到指控的人,这让我非常震惊。

KE:我心里有条道德底线,绝对不会不相信被害人的话。我会一直为他们辩护。不过我有个建议,在 CFDA 颁奖典礼之类的大型活动上,我们不妨请一些时尚界的关键人物,可以是化妆品公司也可以是出版界人士,让他们共同参加一个项目或是召开一场会议。

JS:我的梦想是让所有人都聚到一起,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。但在一开始,很多人都无视我、贬低我,有些资深编辑还撰文说,我是问题的一部分,这让我非常震惊。

KE:下一步我们就应该开始追究责任。

JS:现在我们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错误的。一旦有当事人愿意握手言和, 其他人就会仿效他们。现实就是如此。

第三步:行动“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的人拥有特权,人们很难接受需要改变的现实。

LS:目前为止,路威酩轩集团和开云签署了一项合 约,康泰纳仕则发布了一份守则。那为什么赫斯特没有参与?为什么别的公司没有采取行动?为什么没有加入 Respect 计划?

JS:不知道。毕竟已经有人联系过他们,也问过他们了。

SZ:我们已经和许多股东会了面,目前正在商讨具体事宜。

LS:怎么才能让他们参与你们的计划呢?

SZ:有些公司愿意站出来,也知道什么是持久而有意义的改变、什么是做表面文章。但他们不愿意采取实际的措施来解决问题。除了员工健康和安全保障外,行业内还缺乏财务透明和问责制度,后两点和健康安全也息息相关。可以说,我们收到的大部分投诉都来自没能拿到报酬的模特。大约每5个模特里就有1个被拖欠过薪资。有的模特等了6个月、9个月,甚至一年多才拿到应有的报酬。显然有的经纪公司比别的好一些,但如果你不是个超模,也没有经纪人的话……

KE:甚至连超模都不能幸免。有一次我接了个拍摄项目,等了3年才拿到报酬。

SZ:要拿到报酬,有人就会胁迫你减肥,还会要求你发生不正当性行为。

BoF驻纽约首席记者Lauren Sherman | 图片来源:Katharina Poblotzki摄影

LS:这其中有多少是危机管理的成分?你们觉得这些大公司在认真寻求改变吗?

SZ:我相信他们确实想要改变。当然了,会有一些人努力做出改进,但也有另一些人根本不在乎,因为行业缺乏标准。

LS:在这么混乱的局面下,你们是怎么建立一套基本流程的?

SZ:我们开展了 Respect 计划,其它行业也使用这种方法,而且非常成功。农业听起来和时尚完全是不一样的两个行业,但其实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。麦当劳之类的公司有一套多层次的招聘结构,供应链的最底端就是佛罗里达的农民,几乎没有什么能维护他们权益的法律。时尚业的情况也是一样的:出版商和时尚品牌通常会通过中间人和经纪公司来聘用模特。

每个节点上都应该建立问责机制。如果说建立农业行业规范从麦当劳开始做起,那时尚业就从康泰纳仕或路威酩轩做起。接下去,与他们合作的供应商或经纪公司也应该遵守行业规范,这样大公司就能了解供应链上的各个环节。不过目前他们还没有承担起责任,因为有些公司虽然已经制定了行为准则,但并没有一个好的机制能够强制执行。

JS:我想不通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没加入到 Respect 计划中来。不过有朝一日我们会实现目标的。

SZ:包括 Karen、Gisele Bündchen 在内超过 100 名模特都公开支持 了我们的计划,其中许多都是业内知名人物。各个领域的模特都联系了我们,有的模特刚出道,甚至还有不得不面对无良经纪公司的顶级模特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诉求。Respect 计划覆盖很广,但它是自下而上的运动。我们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经历。

LS:你们每个人似乎都不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。你们觉得自己身负了什么样的责任?

KE:我今年 39 岁,15 岁的时候就出道。我有很多美好的经历,但也有些让我饱受伤害。曾经有人在公共场合说我体型臃肿,也有人在言语骚扰我,让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我看到别的女性因此陷入绝望,我觉得愤愤不平。在这个行业里,为什么那些被人崇拜的女孩子却没有任何保障呢?我觉得这是我的私人恩怨。

JS:刚出道时,这个行业满足了我儿时的梦想。但权力渐渐成了主导,我不忍心继续看到别人受到伤害。然后有一天,我终于受够了。

LS:具体是什么时候呢?

JS:我看着企业越做越大,公司一家接着一家上市,有的还成立了企业集团。比方你是个设计师,原先每年只做两个系列,结果突然间你成了企业集团里的一员。你们公司有男装系列,女装系列,度假系列,早秋系列,滑雪休闲系列等等,总共大约 30 个吧。你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堕落,先是 Galliano,然后是McQueen,一直有设计师爆出这样那样的丑闻,因为这种工作是不可持续的。不幸的是,这样的情形蔓延到了整个行业。

LS:在我看来,过去一年里时尚业作为一个整体,已经开始意识到问题的存在,这是一个积极的改变。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?

KE:人们(需要)在公开场合发声,开始追究责任,反思行业过去的乱象,思考未来该做出怎样的改变。我们应该集思广益!

JS:人们不应该否认,也不应该大肆吹嘘,而应该说,“你知道吗,我做到了。依靠我的经验,我们可以试着更进一步,因为我做了不好的事,或者说我做了不该做的事,但现在我想纠正我的错误。”

SZ:我必须得说,所有公司都该加入 Respect 计划,不然我就没有尽到责任。这个计划是可行的,不是一个实验。它已经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认定为项目典范。我们的工作建立在一些非常聪明的人的努力之上,他们毕生都致力于 解决看似无解的问题,帮助各行各业受到虐待的人们。

KE: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的人拥有特权,人们很难接受需要改变的现实。 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,现实或许会变,但会变得更好。我觉得人们(感觉)不 一样了。如果你有一丝同理心的话,世界应该就是这样的。

当前阅读:深度 | 时尚行业清算之年,我们吸取教训了吗?

上一篇:LACOSTE品牌2018冬日暖行系列新款服饰画册

下一篇:Theory品牌2018秋冬Jacket系列西装单品服饰画册

分享到: | | | |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翻翻时尚行业的历史资讯:

×

点击刷新验证码

立即注册

新浪微博登录 QQ账号登录
讨厌注册?直接登录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爱!
时时彩平台返点